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九章 胡思乱想

2445 字
2018.05.03

第九章 胡思乱想

韩若水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已经把鸡炖好了。韩若水吃着妈妈递上来的一块块鸡肉和一勺勺鸡汤,心里甜美着也慨叹着。他凝视着妈妈眼神中的慈爱,说:“妈,我一走这家里只有你和这些鸡鸭鹅狗,杀了一只鸡,你就少了一个伴。”

妈妈笑道:“少伴就少伴,这辈子就是少伴的命,但你不能少伴,你必须找个城里姑娘伴你。”

妈妈一直这么强调着,她为什么对城里与乡下这么在意呢?他在城里待的时间也不少了,可从来没看到比韩笑笑还可爱的姑娘,虽然她残疾了。

“妈,城里姑娘有啥好啊?你就这么喜欢城里姑娘?”韩若水笑着问。

“我就是不想让人看扁我,我一辈子心高气傲着呢,我要你给我争口气。”妈妈眼里透着一股硬气,一股狠气,一股傲气。

韩若水没有再说下去,他现在越来越感到他感情的路会有多么难走。

在家里住了一宿后,韩若水早早地就踏上回城的路。

又得颠簸一小时,他能清楚地听到吉他在车后备厢里上蹿下跳的声音,也能仔细瞅一瞅他的乡村。乡亲们说,农村几百年都一个样,这句话别人听来可能觉得很丧气,可韩若水觉得很有趣,农村一下增加了历史感,沧桑感。他爱他的家乡,家乡再丑也是家,没有高楼,没有豪车,只有大野甸子,只有朴实的农民,可是一切都会有的,他坚信。

上初中时他就喜欢上了韩笑笑,那时他俩一块上学,一块下学,两人学习都好,一个第一,一个第二。

韩若水爱笑爱闹,韩笑笑却不像她的名字那样爱笑,而是个腼腆地一说话就脸红的姑娘,小姑娘的性格像她爸爸,长相也像,不美也不丑,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别人看来就是个普通农村小姑娘。

然而韩若水喜欢,他喜欢她洁白的心灵,他喜欢就会说出来,小姑娘听了后脸红到脖根,扭头就跑,他就追,一直追到村头的一个小桥。

从那以后,小姑娘就真的和韩若水好上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妈妈和她的爸爸就是不同意他们交往,说再交往就把他们的腿打折。

他们问了为什么,可是得到的回答都是不行就是不行,没为什么。

于是就由公开转为地下,偷偷地恋爱,在苞米地里,在小树林里,在桥头溪畔,到处都留下他们爱的影子。

纸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他们被韩笑笑爸爸抓了个正着。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俩人正躺在野甸子里亲昵,他突然出现,破口大骂韩若水,骂他生就是搞破鞋的料,并揪住他一阵猛打,打得他鼻口冒血。韩笑笑当即跪下来,求爸爸不要打了。爸爸叫他们发誓再也不在一块了。可是韩若水打死也不发誓,只是韩笑笑一个劲地发誓。就这样,他们被拆散了,那时他已经十六岁,她十五岁。

从这以后,俩人真的不再交往了,一心学习,后来都考上了市里重点高中,被分在了不同的班。安然跟韩若水一个班,他俩关系最好,他不太爱学习,但是爱玩汽车,别人都骑自行车上学,他总开着个破夏利,还让韩若水跟着学开车,一来二去,韩若水也喜欢上了开车,后来放假时就经常开着安然的破夏利回家。

在城里,没了爸妈的耳目,两人自然又好上了,又浓情蜜意了,当然是韩若水主动,虽然那时他是众多女生的白马王子,可他就喜欢韩笑笑,咋瞅她咋喜欢,他经常开着车拉她在城里逛,他们的欢声笑语洒满大街小巷。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在高三上半学期,在一次回家途中,他和她出车祸了,车翻沟里。他没咋地,韩笑笑却被撞得脊椎骨错位,瘫了,再也没法走路了,再也没法上学了。韩若水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他咒骂着那崎岖不平的到处是坑洼的破路及那早已远去的迎面而来的大客车,也咒骂自己为啥不早早停下来。

从此,韩若水就被这种深深的自责缠上了心,可是韩笑笑从来也没埋怨过他,她说这是天灾,她说她再也上不了学了,这也是命中注定,她泪如雨下。

韩笑笑爸爸要杀了韩若水,被韩若水的妈妈架住,说如果要杀他就杀了自己吧。

为了给韩笑笑治病,花光了两家的钱。韩若水后来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他本来可以考得更好,可是他就想少花点钱,想回乡当个老师,然后好照顾韩笑笑。

可是韩笑笑爸爸不让他进屋,说进屋就打折他腿,所以他根本就照顾不了她。他一边在镇里中学教语文,一边勤学苦练在大学里就热爱的吉他,与兄弟们组建乐队,给村民们唱歌,在音乐里寄予着他的无奈和痛苦。

他发誓,决不离开韩笑笑,无论她啥样他都娶她。

可是妈妈不同意,她的爸爸也不同意,两人的口径是那样惊人的一致。

痛苦让他经常在通往市里的大街上徘徊,他在寻找一条路,一条通往幸福的路。

终于,村村通的消息来了,市交通局主管农村路桥养护和建设的副局长管红也要来了。

他老早就守候在大路上,像守株待兔一样。那次守的结果是管红也出车祸了,他像匹野马冲到她跟前把满身是血的她抱起,跑了二里路把她背到乡卫生院,他整日守候在她身边,直到她出院。

从那以后,管局长就不让韩若水当老师了,让他当自己的司机,因为她一直不要司机,认为不方便,出事了才觉得边思考边开车不是事。周局长当时打电话说立即给她配司机,这是政治任务,管局长说不用了,她已有司机人选了。

韩若水当然愿意给她当司机,因为她是主管村村通建设的,他的心愿寄托在她身上。

管局长也是一个人,领着个孩子,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敢问,她的脸通常情况下冷若冰霜,她的下属没有不怕她的,韩若水也怕,只是天天围在她身边,怕的成分逐渐转成亲,亲了有时就狎,有时不注意就冒出了犯忌的话,前两天他不注意把她厨技不行的事与她老公联系上了,不就惹她不高兴了吗?

现在盘踞在韩若水脑子里有许多问题。

一路上胡思乱想,一直想到管局长家楼下。

叫开房门,发现只有管局长自己在家,问孩子呢?说孩子走了,问孩子吃药了吗?说把药带去了。

韩若水再一看管局长,一身粉色的睡衣,披散个头发,腰肢包裹在里面,若隐若现,韩若水有些发呆,她在他面前从未这样过。

管局长问他瞅啥呢?韩若水所问非所答道:“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管局长又脸红了,她在韩若水面前不是气得脸红就是羞得脸红。

一看表,都八点了,他问她不去上班吗?她说去啊,哪能不上班?而且还有重要任务。

韩若水说那还不着急,还穿睡衣。

管局长晃了晃身子走进卧室,咣的一声关上门,接着听到了将门锁锁上的声音。

韩若水在那笑,他有点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一看号,是侯婷婷的,她又是什么意思?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