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二十章 纠结的心

3362 字
2018.05.03

第二十章 纠结的心

管局长早已先韩若水回家。刚刚洗过澡的她,唇红齿白,带着卷的头发湿砰砰地盖在头上,披在肩上,散落在脖颈里,一会歪在沙发上看一下电视,一会翻开书瞅那么几眼,一会又照照镜子,心思不知飞到哪去了。

丁零一声门铃响,管局长忙飞奔到门前,是送外卖的,她今晚要招待韩若水的就是这送外卖送来的,香气扑鼻,足以把人的馋虫勾出来。这个送外卖的小伙子好像对管局长很熟,环顾了一眼这偌大的房间,“管局长今天又是一个人?”管局长回了句道:“你怎么知道是一个人?”小伙子讪讪地“这早已不是秘密,可惜我没机会陪管局长进餐。”管局长暴跳如雷道,“你个小崽子知道些什么,滚蛋。”小伙子灰溜溜地走了。管局长面对着这热腾腾、香喷喷的晚餐,一股无法排遣的郁闷袭上心头,这年头连一个送外卖的小伙子也可以逗自己,她感觉很羞愤。

丁零零又是一阵门铃响,管局长转怒为喜,迫不及待地飞到门前,把拖鞋险些没跑飞,急匆匆地开门,张开的笑脸瞬间凝固住,来人是收水费的。

月亮都升得老高了,天地都明灿灿的,可她的情绪又一次低落下去。她一直以为对韩若水很了解,对他的情况掌握得透透的,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弹得一手好吉他。这么大的事都捂得严严实实的,明显的他没把自己当回事,她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想早点看到他,好好训训他。

她现在干什么心思都没有,儿子叫她早早送到他爸哪去了,说今天有活动,没法照顾儿子,孩子他爸欣然接受。

孩子爸是个帅男人,也是个当官的,不比管局长差,但个性上要比管局长弱得多,是个温柔男人,知疼知热的男人,正因为这个品性,获得好多女人的喜欢。可是管局长不喜欢,她觉得他没有气魄,没有股狠劲。她老公也看不上她那个劲,说她是女人当官的弊病的集大成者。她问都啥样?他说女人当官太认真,太把自己当回事,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太想讨领导喜欢,太怕别人说,太不注重老公面子和想法,家务事更是一毛不拔,他说与其跟这样女人在一起还不如没女人,眼不见为净,省得生气。

于是自然而然地,老公有了外遇,外遇不是她发现的,是他告诉她的,那天他把他相好的高调地带到她身边,指着她说要跟她离婚。她从没想过这个窝窝囊囊的男人会主动跟自己离,而且还带个女人来羞辱她,不过这次老公的表现还蛮男人的,蛮果断的。所以她答应得特别痛快,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其实把儿子外放出去她是有原因的,几天不见韩若水,她就想得受不了,想他年轻帅气的模样,想他勇猛无畏的进攻,想他对自己的悉心照顾。习惯了他的天天存在,几天不见简直像几年没见一样,让她抓心挠肝。

她想他,也恨他,她明着说一起照顾韩笑笑,实际上内心无比痛苦,她是无可奈何,谁让她是他的领导?谁让她爱面子?她拒绝过分在意他,在她心里,他是她的,而她却不是他的,她要掌控他,而不是由他掌控。

在沙发上埋着头躺着,闭着眼睛却睡不着,捂住耳朵也能听见声音,门外一有动静她精神就为之一振,她就以为是不是韩若水来了,这样三番五次的折磨很够她受的,她发誓见他面后一定好好踹踹他,以消消怒气。

时钟响过十下后,门铃声终于又再次响起,这次韩若水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了。一身质朴的米色羽绒服,高高的个子,梳个三七分头,头发油亮油亮的,举手投足淡定而从容,并未因舞台上的精彩表现而耀武扬威,她的司机还是她的司机,换句话说,他还是她的,并不是别的女人的。

她抬头仰望着这个男人,禁不住情怀激荡,上前紧紧地把他抱住,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心里说不出的喜悦,早已忘记那要收拾他的念头,欣喜,简直是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

韩若水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想念和依恋。安然曾跟他说过,女人在跟男人睡过后,会更加爱这个男人,离不开这个男人,他说这是他的经验之谈。韩若水过去不信,因为韩笑笑他也睡了,怎么就没看出韩笑笑爱他爱得离不开的程度呢?半年多不见一次也不亲热。安然说这绝对不正常。

韩若水在管局长这充分体会到安然所说的,因此感到很欣慰,这证明这个女人他没白睡,睡了后对他更好了,更爱他了。

管局长这样动情,韩若水也不能没表示,他的嘴在臂弯里找到了她的嘴,手也摸到了她已干透的柔滑的头发,他抱住她的纤腰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的嘴,这个四十岁的女人的嘴还像小姑娘的嘴一样羞涩,湿润。他的手带着冷气就伸进了人家的衣衫里,把女人冷得打了个冷战,她推开他,娇羞地把他推到卫生间,叫他洗个热水澡,她说夜晚天还太冷,他的手冷得像刀子,他的脸也冷像刀子,割得她受不了。

韩若水打着口哨,进入了指引给他的地方,脱掉衣裤,扭开喷头,温暖的水流渗入他全身每个毛孔,此刻这里就像他的家,得到了这个女人,这女人的一切他都像是得到了。

女人隔着磨砂玻璃在外面叮嘱着他怎么开关,怎么调热度,她像个大姐,也像个妈妈。他分明感到跨下开始肿胀,心里在揣摸,一会他就要在她身上发威,叫她嗷嗷叫,她是他的领导,是他的妈妈,还是他的女人呢?

韩若水披上浴巾,穿起紧身短裤就从浴室里出来了,他旁若无人的抖擞着身子,自我感觉很精神。管局长站在门口等候他,身上套着一件薄睡衣,身子在睡衣里若隐若现。大冬天的,虽然屋里温度在二十七八度上下,但毕竟是冬天,这个摄人魂魄的景象还是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她迎着他款款地走来,身子滚烫,脸红得像火碳,她拉着他的手向她的卧室翩翩走去。

韩若水又一次领略了管局长给予他的酣畅淋漓的柔情,管局长在床上一点领导架子都没了,完完整整的洁白如玉的身子就在他眼皮底下横陈,柔若无骨,软得像面条,滑得像游鱼,无辜得像一只羔羊,一点也没自己的主张。她把自己全部都交给了韩若水,她只有急促的呼吸和迷蒙的双眼。韩若水在管局长身上充分行使了一个男人的权利,感到无比的自豪,他竭尽全力表现,最大限度延长她女人的欢乐。

洪水退却后,管局长依偎着他躺在他身旁,像个懒猫,可是仅仅眯了一小会,也就五六分钟,她就摇身一变做回领导。脸面严肃起来,嘴吧紧闭,迅速扯过一条被子将自己包住,与韩若水隔了很大的空当。她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韩若水,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冷冷地皱着眉,她叫他背过身去,不许他看她,从她的冷若冰霜的样子看,好像韩若水夺去了她这个纯洁的小姑娘的贞操,她气鼓鼓的。

韩若水无法面对这个变化无常的女人,气急败坏道:“你到底是疯了还是傻了,你是变色龙吗?”

女人见他生气,忙三下二下穿起来,穿得浑身上下严严实实,像个圣女,她催着他也赶紧穿起来,同时背过身去,径自去客厅里,打开电视,电视的声音震天响。

韩若水收拾妥当,步出卧室,见管局长眼睛盯着电视,聚精会神,韩若水就在她眼前三四步,可她却视而不见,他就像个局外人,她是她,他是他,他们从未交集过。

韩若水走过去把电视关掉,他站在电视机前,手叉腰面对管局长。管局长瞪着他,眼睛里一片茫然,手足无措,她匆匆从沙发上站起来,逃离了他的视线,接着又回转身,侧着身子面对他,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明天就上班了,你回去好好收拾一下吧,明早早点接我。”

韩若水哭笑不得,他瞅了瞅地板上放着的管局长叫人送的外卖,走过去掀开盖子,似乎还有一点热气,故作惊讶道:“这是不是你叫的外卖啊?怎么还不吃?都冷了。”

管局长这才想起要招待韩若水的事,本来是吃完饭再行好事的,脸一红,急忙说:“快点取来碗筷,咱吃饭。”

韩若水不快地说:“你吃吧,我不吃了,我饱了。”说着就要夺门而走。

可是管局长把身子横在门前,眼巴巴地望着他,她的眼神别提多复杂了,她有很多话想说,想拦住他跟他说一个晚上,可是她突然笨嘴拙舌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韩若水见她不让走,就问她:“你到底想干吗?你到底咋想的?”

管局长又痛哭流涕起来,她求韩若水原谅她,她说她就这样,她很痛苦。

渴望与失望始终伴随着她,总之,她心里矛盾得很。

韩若水内心也很纠结,他一心只爱着笑笑,那是他的初恋,纯洁得无与伦比,可是对管局长他也不讨厌,她让他在床上征服了她,让他实现了骑士的梦想,更为实际的是,跟她在一起,他能为自己和笑笑取得更多的资源。

他从此要周旋在这两个女人之间,他不愿这样,他怕自己的心被分为两半,事实上已经被分为两半,他的心现在就很痛。

如何度过这个不同寻常的关口,韩若水心里没数,管局长心里也没数,不过必须安然度过,想办法度过。

所以,韩若水在门口又一次抱住管局长,安慰了一番她,说自己理解她,会设身处地替她着想,让她也设身处地替他想一想。

管局长笑着看韩若水从身边溜走,她独自面对着大月亮还有那堆饭食。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