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十八章 原来如此

2593 字
2018.05.03

第十八章 原来如此

要去市里参加团拜会绝对是个利好消息,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处于自娱自乐状态,一直在寻找机会,现在机会好象来了。虽然每个人年龄都不小了,拖家带口的,但是听到这消息都焕发了激情,都摩拳擦掌的。特别是韩若水,几乎是多喜临门,所以大家娱乐过后,也可以说是排练过后,他是吹着口哨回家的。

大队部离家也就二三百步远,一条砂石大道连着大队部和他家,村村通的时候这条砂石路将被覆上水泥,路两边的房屋虽然比过去挤得紧了点,但依然像被蒙上了一层灰尘,属于咋洗也洗不透的灰尘,三三二二的顽皮的小孩在路上嬉戏打闹,见到韩若水都叫他叔,这个屯子没有他不认识的,也没有不认识他的。村外就是连成片的农田,都被一条条树林分隔开来,东一块西一块的残雪像块破补丁缀在地面上,地上的苞米茬子都密密麻麻地长在地上,被风吹着能听到呼啦啦地响。韩若水对这片地太熟悉了,从小就跟妈妈在地里忙,什么农活都会干,他经常夏天挖野菜,冬天捡牛粪。挖野菜时一般都把韩笑笑约上,挖满袋后,都由韩若水背着,韩笑笑不爱说话,只知闷头挖,只知在他背后走,韩若水小时爱说话,因为他妈就爱说话,所以他也爱说,总逗她笑,她一笑起来浑身都哆嗦,他就爱看她笑。她还有个特点,就是胆小,所以韩若水有时就在她身边恶作剧,吓唬她,给她吓得妈呀妈呀地叫,她一叫时,韩若水就问她,你妈在哪呢?她为了反击他立即就问你爸在哪呢?韩若水说我爸在城里呢,韩笑笑也说我妈在城里呢。有时给韩笑笑闹生气了,她就说再也不跟他出来挖野菜了,可是韩若水在学校里跟她相约时,她还是跟他来。

韩若水觉得走在这条砂石路上回忆与韩笑笑在一起的情景是一种享受,虽然苦与甜、喜与忧参半,但回味起来都有滋有味。

他突然想起杨小军的话,叫他去问老年人,问什么呢?他们知道些什么呢?他们当然知道的应该是过去的事,过去的事是什么事呢?

韩若水信步打开院门,院里的鸡鸭鹅狗见了他都纷纷向他跑来,他做出要追标的架势吓唬它们,把它们吓得四散开去,只有小狗围在他身边乱转,不离去。

渐近屋门时,他猛然听到妈妈的吼叫声,妈妈年轻时脾气大,现在都好多了,可是吼起来还是吓人。韩若水停下脚步,想看看是咋回事,屋里好像有外人,这个外人也不甘示弱地吼,这是谁呢?吼到家里来了,韩若水忙打开屋门进了屋。

见韩若水进来,妈妈立即大哭,指着韩笑笑爸爸和那个外来的女人,叫他们赶紧滚蛋。

韩若水定睛一看这个外来女人,样子与韩笑笑极像,年龄与她爸爸相像,莫非是韩笑笑妈妈,闯入韩若水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此时韩笑笑爸爸站在屋的中央在往炉子里加煤,那个女人站在他身边,她将目光投向韩若水,面色铁青,她的性格一看就属于不让人的泼辣的性格,眼睛里不揉沙子那类的,她指着韩若水说:“你瞅你办的什么事?不但把笑笑弄你家,把她爸也弄你家,你咋不嫌砢碜呢?”

韩若水不知来人到底是谁,不想跟她说太难听的话,于是道:“请问你是谁啊?”

韩笑笑这时坐在轮椅里,被他们争吵得不知如何是好,哆嗦成一团,她小声说:“她是我姑姑,刚从城里回来的。”

来人于是说:“对,我是她姑姑,回来后见她家门锁上了,人没了,一打听才知上你家了,这真是岂有此理啊!”说完她难过地别过脸去,好像这件事极让她丢脸,或者是极为愤慨。

韩若水一笑,道:“既然来了,咱就是一家人,人越多越好,过个大年,怎么还吵起来了呢?”

见韩若水说得这样轻巧,越发地惹她生气,她料定他不知情,于是她指着韩若水的妈妈说:“我知道有些事你不会跟孩子说,可是今天我也不怕丢脸了,我就把事情都说出来吧。”

一看她要说,身边的男人立即制止她道:“别瞎说,都是啥时的事了,你还往出翻,都过去了。”

女人将眼睛在身边男人身上扫来扫去,好像他是个异类,呸了一口他道:“弟弟啊,你真没骨气,一点魄都没有。”

这时韩若水妈妈从炕上窜下来,披头散发地,“大过年的,不要影响我们心情,有话你们出去说。”

韩笑笑姑姑道:“你就是狐狸精。”

妈妈针锋相对道:“你说谁呢?你再说一遍!”

女人沉痛地跺脚道:“你祸害老的,又祸害小的,你是害人精啊!”

妈妈坐上炕沿,声音小了很多,但依旧坚持道:“我没有错,我行得正,走得端。”

女人这时又转向韩若水,“若水,有些事情你还不明白,听我的,不要这样生拉硬拽,这是作孽。”

韩若水现在不想弄明白老人的恩怨,他只想维护他和韩笑笑在一起的权利,不能让上一辈的恩怨由下辈人来买单。

他把韩笑笑姑妈让到炕上,轻轻拍着她的背,温和地说:“姑姑,你看笑笑都这样了,我能不管吗?不管我还是人吗?为了笑笑,为了我们,过去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好吗?”

韩笑笑也拍拍自己的腿,求姑姑不要再追究过去的事了,都过去了。两位老人低垂着头,他们是为了两个孩子在一起的,可是这个姑妈非得要拆散他们,此一时非彼一时了。只有姑妈仍然怒目圆睁,她说:“好吧,你们就叫别人笑话吧,这家伙可好,都住一屋了,简直丢死人了。”甩下这句话后,拍屁股就走人了,韩若水看着她的背影离去,不禁喜形于色,他没有出去追,全家人都没出去。

韩若水问姑姑是什么时候来的?韩笑笑说没来多久,如果你不回来,这个家就要被她掀上天。

韩若水安慰两位老人,劝他们不要揪着过去不放了,都土埋半截子人了,有意思吗?此时他突发奇想,如果两辈人从此就这样在一起,不是很好吗?眼睛顺势斜了一下韩笑笑,韩笑笑眼睛中也含着笑。这次他留了个心眼,没有将他的突发奇想说出来,知道操之过急不好,得让他们有个磨合,毕竟这么多年了,心里结下的冰不是三天两头就能融化的。

韩若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他们乐队要代表镇上去市里团拜了,他从现在开始要好好练吉他了。

韩笑笑笑着直拍手,像小姑娘一样兴奋。

老头和老太太两人都不言语,显然刚才的唇枪舌剑一时在心里还化不开,老头依旧站在炉子旁边,头低着,像个可怜虫,韩若水过去搀扶他坐在炕上,说:“叔叔,从今以后,你就给我当爸爸吧。”

老人听到这句话不禁泪如雨下,他摇着头说:“我不够格。”

韩若水开心地说:“够格。”

这期间韩若水妈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没完没了地纳鞋底。

韩笑笑爸爸收拾收拾东西就想走人,韩若水问干吗?他说回家,大姐从城里来乡下,他得照顾一下,他让女儿先在这住着。

说完就埋着头出去了。

韩若水妈妈从纳鞋底子的注意力中转移出来,抬眼透过窗玻璃看这个不言不语的老头。

韩若水紧跟着老头出去了,屋里只有韩笑笑和老太太,老太太再也不纳鞋底了,她用慈爱的目光望着笑笑,叹着气,说都是年轻惹的祸。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