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十七章 永远年轻

3264 字
2018.05.03

第十七章 永远年轻

自打把韩笑笑和他爸接入家里后,韩若水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万里长征到现在他才觉得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虽然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很重要,如治疗、登记、结婚,但哪步也没这步重要,他认为过去跟两家老人是敌我矛盾,现在变成内部矛盾了,那就好办多了。

他想好好享受一下两家合一的欢乐,因此正月十五之前不想回城。然而不到正月初五,管局长就给他发来短信,叫他回城。韩若水翻看了下短信,立即到屋外给管局长挂了个电话,问有什么吩咐?为啥这么早回去?

管局长用无比轻柔的声音说想他了,这轻柔的一声无异于炸雷,弄得他不知所措,半天才哦了一声。

管局长那边好像很生气,问他不想她吗?

韩若水忙说想,可是接着就实话实说已把韩笑笑及他爸接家里来了,先在家里过个年,然后进城治病。

管局长那边半天没吱声,不知在想什么,整得韩若水心里没底。

韩若水说这可是你承诺的。

管局长问她承诺什么了?

韩若水怔了半晌。

见韩若水不说话,管局长好像才转过弯似的道:“你们幸福我就幸福,到城里来治病我举双手赞成,而且我会尽力。”

韩若水见管局长想起来了,心下一喜,接着求管局长让他再在家里享受一下全家欢。

管局长又是待了半天才同意。

挂断了电话后,韩若水神思恍惚,管局长想他了,他想她了吗?她听到自己现在做的这些事什么心思呢?想到这些他头皮发麻。

见韩若水不乐呵,韩笑笑从书上扬起脸道:“咋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韩若水忙说没什么,叫她安心看书。

韩笑笑于是又看起书,自从小说刊登后,她的读书的热情与日俱增,而对事世却如浮云一样。

韩若水坐在炕沿上,看着韩笑笑读书的认真劲直发呆,这个可爱的姑娘如果不是发生了车祸,不残疾,没准现在已小有所成。自己呢?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去,可是命运却偏偏给他们设了这么个绊,迟迟地道现在才迈出了那重要一步,好饭不怕晚,接下来的路必须坚定地走下去,成功就在不远处。

抬了抬腕,看表已快到十点,初四十点半,是乐队兄弟商量好的团聚时间,他忙取出吉他,面对着韩笑笑说:“别看书了,听我给你弹吉他吧,你不说最爱听我弹吉他了吗?”

韩笑笑这才放下书,笑吟吟地看着他,点头道:“你弹吧,好久没听你的吉他声了。”

她现在是梳着马尾辫坐在轮椅里,眼睛清冷泠地,身子直挺挺地,两腿耷拉着,乍一看好人一个,就连韩若水有时都疑心她好了。她伤的地方在腰椎上,好像并不是高位截瘫,因为她的腿有感觉,韩若水一碰她的时候她会说疼,她的手也好使,能看书,能吃饭。只是她没法站起来,没法走路,腰也不敢吃力。她的这个状况,韩若水早在电脑上或向医院大夫咨询过了,完全有治愈的可能。可是一是没有钱,二是两位老人阻拦,三是韩若水懦弱,一直耽误到现在。

韩笑笑一点没有嗟叹过命运,她从没在他面前哭丧过脸,从没叫过屈,从没埋怨过人,谁她都不怨,她甚至也不怨命,她是纯粹地乐天知命。

韩若水特别喜欢她这点,就凭这一点,别说韩笑笑能治好,就是一辈子这样,他也要娶她。

韩若水问她喜欢听他弹什么曲子?韩笑笑眼珠翻了翻,说:“就弹灰姑娘吧。”

于是,韩若水深情地为她弹唱起这首美丽而忧伤的歌曲,也许是真的感人,两位老人也不禁放下手中的活围过来,他们像看两个外星人一样看着他俩,嘴上什么也不说,可是眼睛里却满是感动。

韩笑笑听得泪汪汪的,她说听他的歌曲就能让她再次掀起创作冲动。

韩若水惊讶地瞪着她,他没想到写小说是件这么容易的事。

也许是看出他的疑问,她说:“小说就是写情的,虽然这么多年我足不出户,可是感情始终在心里,有写不完的感情,所以小说才会感人。”

韩若水提着吉他奔向大队部,兄弟们都已到场,只差他了。见他来到后,所有人都正襟危坐,各自挤眉弄眼,使站在场地中央的韩若水如芒刺在背。他忙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理了理发丝,扭头张望了一下大家,问大家咋不吱声?都哑巴了吗?怎么这么怪异呢?

这时键盘手大孟高叫道:“兄弟们,热烈欢迎一下韩若水同志。”

于是一阵热烈的掌声袭来。

大孟又叫道:“若水兄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跟我们聚在一起实属不易,叫他发表一下感言。”

见大家依旧是挤眉弄眼,鼠窃狗偷的样,韩若水实在有点坐不下去了,以前从未获此殊荣,今天这是咋了?他立即站起来,大声说:“兄弟们,咱们可是多年的好兄弟了,怎么今天这么客气呢?我也没当官,也没结婚,有啥忙的,有啥感言啊?不就是有时间聚一聚,乐呵一下吗?瞅你们这样好像我咋地了似的,再这样我可走了,不扯你们了。”

这时大孟向鼓手杨小军招手,请他讲一下他听到的最新消息。

杨小军细长的个子,背着个头,而大孟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杨小军不但鼓打得好,也是个百事通,家长里短的他非常在行,他是这个乐队里的活宝,什么事情在他嘴里都能讲出乐子。

他摇了摇背上的头,站起来道:“我以为若水兄会憋不住自己说出来呢,没想到还得我说,不过我说了你可别恨我,老百姓都说喜事百家传,何况是兄弟们呢,你说对吧。”

韩若水这才听出了话外音,莫非他家里的这点事不翼而飞了?人家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底他的这事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怎么传得这么快?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听杨小军说。

杨小军一见韩若水没表示,就说:“若水兄现在一步到位,不但把韩笑笑弄到家里,把老丈人也弄到家里,不但……”

刚说出第二个不但,主唱兼对外联络人赵有才直咳嗽,而且声响特别大,杨小军瞅了瞅他,就把嘴闭上了,不过搓了一下手后又说:“不但实现了多年的梦想,而且让两代人都团聚了,这是多么大的可喜可贺的事,是不是啊?”

见杨小军这话并没跑偏到哪去,赵有才这才放下心,他接下来道:“这叫能耐,我们这些当兄弟的,这么多年也没想到这个法,还是若水有心,这叫有爱能使鬼推磨,有爱没有办不了的事,让我们为爱情鼓掌。”

于是噼噼啪啪的掌声响起来。

韩若水一看这形势,不说点什么是不行了,本来不等事情有个头尾他是不想说的,但既然大家对这事这么感兴趣,他就好好说说。

于是就把自己如何斗智斗勇,排除万难最后到达良好局面的过程详述了一遍。

说完了,本想大家会对他又一次报以掌声,没想到杨小军直摇头,感叹自己关心若水不到位,对情况了解不深,没有及早助他一臂之力,害得他被逼成这样。

赵有才还想阻拦他,大孟这时说:“就让他说吧,谁让他是大喇叭了呢?没准有些话对若水有用呢?对我们也是个借鉴。”

杨小军好像被赵有才给充了电,大背头甩得唰唰响,“其实有些话呢,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不能瞎说,有些事情你还是问那些老人吧,他们了解得更多,我也是听他们说的,别看我好说,但我也不能瞎说。”

韩若水皱了一下眉,他没再继续逼问,但他的话他记在了心里,这里边一定有什么秘密他没有说,而这秘密是跟他密切相关的,可是这么相关的秘密他怎么不知道呢?他还能知道什么呢?这么多年了,他除了关心自己的爱情还关心过什么呢?他有时认为自己是全能的,有时又认为自己特没脑子。

于是韩若水制止了大家对他的事的议论,建议大家把注意力转移到排练上。

兄弟几个又是一番各抖风骚及密切配合,当年的伙伴们的风采依稀再现,渐入佳境,每个人都找到了感觉,都体味到了艺术的感染力,韩若水笑着说:“我好像又年轻了十来岁。”

大孟家的孩子大过年的感了冒,把大孟也传染得鼻涕不自觉地就流出来,他抹一把鼻涕说:“老了,我们都老了,孩子都多大了,只有你还孤着呢,所以你说年轻就能年轻十岁,我们不行了,有家了,就有担子了,你还没成家呢,成家后你就感觉一年比一年老,那才邪门呢。”

韩若水一会沉浸在艺术里,一会又咂摸起大孟的话,他觉得有道理,可是又觉得不尽然,他觉得在艺术里人就应该像个孩子,有颗赤子之心,不管年龄多大,只要心里装着艺术,就永远年轻。

他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没直说,他说的是:“兄弟们,趁我们还有力气,尽管玩艺术,不要被俗务缠得我们连咳带喘,那样就没意思了,等着我,我一定好好努力,让大家不再为五斗米放弃心中的理想,我们相约永远年轻。”

都是一群搞艺术的,韩若水的每一句话都深入他们心底,他们又告诉了韩若水一个消息,镇书记决定叫他们乐队代表本镇去市里进行团拜,镇书记还特别交待,不能落下韩若水。

韩若水一听简直平地蹦出三尺高,他大喜道:“怎么不早说?”

杨小军说:“说多了怕你受不了。”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