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十四章 约定

3003 字
2018.05.03

第十四章 约定

自从与管局长穿越过那道分界线后,韩若水本以为管局长这座高山已经攀爬上去了,可是情况好像并不是他所料想的,因为她对他恨恨的,跟别人有说有笑,和颜悦色,一坐上他的车就一句话不说,脸也一下就冷下来。

难道这山不应是这么攀爬的吗?难道他不够格?

这激起了韩若水强烈的征服欲,他不信他征服不了管局长,他要用心感化她。于是,他向管局长道歉,称自己不该那么放肆,践踏领导的尊严。他更悉心照料管局长,不辞辛苦为她做各种事,不再惹她生气,什么事都迁就她。他主动与赵小杰修好,叫他不要对自己有偏见,自己把他当孩子看待。新年的各种用品他也都主动帮管局长买好。

这些好事做了后,本以为管局长能有些笑模样,脸色能实现阴转晴,可事实让韩若水很泄气,一点笑模样都没有,一句赞美都没有,依旧冷冰冰的。

韩若水有些无计可施,他向安然求助,问如何征服一个女人,安然问他什么样的女人?他就实话实说象管局长这样的女人,安然听后哈哈大笑,说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韩若水说就是打比方,安然说这事我帮不了,你要征服别人还差不多,她你别想,韩若水愤愤地放下电话,骂他忘恩负义。韩若水从此表现得很萎靡,经常头不梳,脸不洗,胡子也不刮,每天晃晃荡荡,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这些领导司机都问他咋了?特别是黄局长司机更是关切,韩若水像傻了似的,眼睛直直地,摇头不说话。

其实,管局长把韩若水时刻放在心里,放在眼里,韩若水这个样子,她心里好难受。自从那次事后,她恍惚了好一段时间,就这样突然地在一起了,一切都没准备好呢,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这样不明不白的私混,还是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在没想好之前,她需要冷静,可是冷静的结果是韩若水这死样子。

可是她又怎么能冷静下来呢?她俩就像在玩一颗定时炸蛋,没准什么时候把他俩炸得粉身碎骨。她既爱他,又不敢爱他,既想对他好,又不敢对他好,既想张开怀抱把他拥入怀,又必须捆住自己的手脚,她需要掌控局面。她比谁都苦,都难受。自己的苦可以忍受,可是她忍受不了韩若水的苦,他一直都是阳光的,像个大男孩的,可现在被折磨得这样落魄,这样没人样,她真怕哪天他想不开,无数次里,她拥着枕头暗自流泪。

春节前一天,交通局基本没人上班,管局长这天也没去,韩若水帮着管局长贴上对联,把孩子要放的鞭炮也都放好位置,嘱咐了几声,就低着头说下午回家。

那天赵小杰不在家,管局长依旧绷着脸,看也不看他,指了一指身旁的皮质沙发,韩若水服帖地坐了上去。

管局长在他身边坐下,从茶几上拿个苹果削起皮,一边削一边问家里的情况,嘱咐他一定让老母亲过个快乐年。

她说话时语气分外冷静,好像不含一点感情色彩。

韩若水低着头说谢谢,然后就没话了。

管局长问韩若水咋了?整天胡子一大把,装诗人呢?

韩若水摸了一把自己的大胡子,说:“也没人陪说话,就养长胡子跟胡子说话。”

管局长扑哧一下乐出声,正在削着苹果的利刃却削起自己的手指,瞅着往出溢的血,她发起呆来,也不知道处理,只是任它流。

“对不起,若水,都是我不好。”管局长突然流出泪来,止也止不住。

韩若水惊呆了,他立即攥住她雪白的手腕,把她拽到洗手间,放水冲洗伤口,洗过后,只见纤细洁白的手指上张开一个大口,仍在隐隐地往出渗血珠,他告诉她站在那不要动,他去屋里找来消毒水和纱布,细致入微的包扎好。

他们又重回到沙发上,这下轮到韩若水削苹果,管局长在旁边看,她的脸上没有因为流血而惨白,而中漾着微红,嘴上露出春天般的微笑,眼眸里全是柔情。

韩若水削好后,把苹果递到她口边,管局长要用手抓住苹果,韩若水不让,说我拿着你吃。

一边嚼着苹果,一边像个淌在爱河里的女人,她鼓着腮帮对韩若水说:“别恨我,好吗?”

韩若水说我知道你在考验我。

“你为什么那么傻,不知难而退呢?”她怜悯地看他。

“因为我不甘心,凭什么你这样对我?”他的话很冲。

“你好可怕,你逼得我没退路。”管局长瞅了瞅身后。

“于是退到这里了,是吗?”说着,韩若水放下苹果,向管局长靠近。

“你还要干什么?”她瞪起眼……

“我要一不做二不休。”他像一只豹子。

管局长的眼里冒出火,韩若水的身子抖得很,在爱的狂潮下,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身不由己,被洪流所裹挟,辨不清东西南北。

终于,风停雨歇,管局长长长地叹口气,眯着眼面对韩若水,“你真不是人,给点阳光你就灿烂。”

韩若水满足地附在她耳边嘀咕道:“你要不折磨我,比这还灿烂。”

“再也不了,相信我。”管局长发誓,转而又羞涩异常地道:“我算完了,没救了。”

韩若水轻轻把她揽入怀,幽幽地说:“抱着你的感觉真好。”

好像突然惊醒了似的,管局长立即从韩若水怀抱里挣脱开,正色道:“若水,你是不是就想玩玩我?”

韩若水一怔,他将思想在脑子里滤了一遍,他是吗?是只想玩玩吗?大约是吧,又好像不是,见管局长的目光牢牢地盯着他,他有些慌乱地答道:“我敢玩你吗?你不剥了我皮啊。”

管局长哈哈笑道:“别说得那样难听,好像我把你怎么的了似的。”

“我真有福,一个农村来的司机把领导给睡了。”韩若水又发起感叹。

“唉,睡是好睡,可接下来咱俩怎么办呢?”管局长陷入愁闷中。

韩若水怔怔地望着她,他其实想说就这样一辈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可人家毕竟是女人啊,她能这样想吗?

不管这些了,便说:“就这样呗,神不知鬼不觉的,只要咱俩注意点,把握好,没问题。”

没想到管局长对这个意见很赞成,说:“那就这样定了,不过我还怕你的嘴不牢靠。”

“我是那样人吗?我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那说好了,不许反悔,来,拉钩。”

两个人笑着拉了勾。

看见韩若水有些魂不守舍的样,管局长挖苦道:“是不是外边还有小相好的啊?瞅你那没魂的样。”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实话。”

“说了实话,你不会不理我吧?”

“当然不会,你说吧,把我当大姐姐。”

于是韩若水当真把自己过去与韩笑笑的往事说了一遍。管局长听得很认真,一个劲地点头,深深地进入了剧情。

韩若水说话时从没忘记注视管局长的反应,他怕她骂他,怕她说他脚踩两只船。

可是管局长非但不骂他,反倒赞美他,说他真的是个多情种,够意思,负责任,是个好男人。

“可是,我觉得自己不是好人。”韩若水终于颤颤地说出这句话,这句话埋在他心里好长时间。

“你这话啥意思?是我勾引你,使你做不了好人了呗?”管局长有些生气的样。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韩若水急忙辩解。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小子心里有事,可是我不管了,我就喜欢你了。”管局长开始抚弄起自己的头发,有些娇羞的样。

“不知为什么,我只是想对你好,一门心思地对你好,就是想把自己全都给你,让你快乐,让你舒服。”韩若水也由衷的表达着心曲。

“你说什么呢?真恶心。”管局长拍打起韩若水。

“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韩若水向管局长求起饶来。

“若水,其实你说的有道理,咱们都是好人,都看不得别人难受,我们一起努力,把韩笑笑治好,我还要把你们送进洞房。”管局长认真地说,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韩若水还想说别的,可是管局长下起了逐客令,让他赶紧回家。

管局长送韩若水下楼,她的眼波里流溢着满眼的柔情。

见韩若水回来,韩笑笑爸爸如临大敌,不许韩若水近身半步,看得死死的。

大过年的,农村家家都喜气洋洋的,鞭炮齐鸣的,可是韩笑笑只能躺在炕上,坐在轮椅上,出不了屋,愁惨惨的。

韩若水惦念着她,想看看她,然而是那么难,她爸爸就像一座大山挡着他,他无法前进半步。

韩若水现在有管局长支持,他觉得自己不再那么无助,他不想再叫韩笑笑受罪,决定把她拯救出来。

于是大年三十晚上,他径直进了韩笑笑家门。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