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十一章 没有安全感

3998 字
2018.05.03

第十一章 没有安全感

韩若水对侯婷婷家的设计很好奇,他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侯婷婷说我喜欢。

为什么呢?韩若水偏着脑袋皱着眉,凡事都爱问个为什么?像个学生。

侯婷婷说你就别问了,你不是女人你不知咋回事,这样弄我有安全感。

那为啥不弄个男人呢?不就有安全感了吗?他虽然这样想,但没这样问,暂且存疑。

他想问她有关房地产的事,也没问,他觉得在这方面,她太有优势,聊这些会把自己显得太渺小。

那聊些什么呢?当然是自己的强项,自己能弥补她的方面,他的强项是什么呢?对她侯婷婷来说,他的强项是他能给她安全感,那别的男人为什么不能给她安全感?这他就不明白了,反正他能给她安全感,这就够了。

他伸开双臂在她面前跳起来,作势要把整个屋子都抱住,他这个样子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他要保护她,让她有安全感。他这姿势很怪异,谁看了都会心生疑惑,侯婷婷也疑惑了,怎么这么大会这人神经就不正常了呢?

看她拧着个眉头,韩若水哈哈大笑,“你知道我要干啥吗?”

侯婷婷实话实说,“你好像神经不正常。”

韩若水垂头丧气,一下堆到沙发上。

侯婷婷吓一跳,她走到他跟前,用手去碰他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韩若水突然又大笑起来,把侯婷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韩若水屏住笑,忙把她扶起,正色道:“不跟你闹了。”

看看太阳西斜,韩若水觉得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时间长不好,就要走,侯婷婷拦住他不让他走,说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可怜巴巴的样子。

韩若水心一软,他的最大毛病就是心软。

韩若水在侯婷婷家吃了顿丰盛的晚餐,晚餐是外卖送来的,侯婷婷说她不爱做饭,做饭需要心静才会做好,她从来心都不静。

韩若水给她倒了杯红酒,给自己倒了杯啤酒,看着她纤弱的手指轻捻酒杯的样子,他总觉得有些风尘味,同样是女人,管局长生的是火气,侯婷婷生的是烟气,火气暴烈,烟气朦胧。

侯婷婷定定地看着韩若水,眼中含着一团雾,轻轻地叹气,“若水,真羡慕你。”

韩若水诧异道:“羡慕我什么?羡慕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吗?”

侯婷婷眨了一下眼,说:“别看我装得挺行的,其实我挺熊的。”又叹了口气,“我想找个爱我的都不敢。”眼睛瞬间就通红了。

韩若水蹙眉道:“你?谁信啊!”

“真的,我的胆特别小,瞅谁都不像好人。”

“怕什么啊?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怕。”

“唉!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跟你说。”

“现在就说呗。”

“还没到火候。”

“火候?”

“嗯,就是火候,费解吗?”

韩若水瞪着迷茫的大眼睛,他不用说,表情呆呆的说明了一切。

正在那瞎想,侯婷婷转变了话题。

“我清晰地记得你说过我存在不足,我想了很长时间,怪好奇的,你说说呗。”

“哦,还记着呢,那我可要说了,你能承受得住吗?”韩若水扬起眉头,故意卖关子。

“我什么都经历过了,你说吧。”

“我觉得你缺个男人,这就是你的不足。”

“这也算?”

“当然了,没有男人的女人不幸福。”

侯婷婷放下筷子,酒杯也放下,嘴停止了咀嚼,目不转睛地看着韩若水。

韩若水心里有些慌,他不想这样说,怕引火上身,可是他还是说了,想说就抑制不住。

“男人多了,女人就幸福吗?”

“男人不在多,一个就好,关键这个男人要是个一等一的好人。”

侯婷婷摇摇头,“我不再对男人抱有奢望,我将孤老终生。”

韩若水还想就这事说两句,侯婷婷却转过身去,她不想再听,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染得她的头发都呈粉红色,她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拨了半天,那边也没动静,她放弃了。

转过身后,她笑了笑,“我这个姑娘啊,像谁呢?天不怕地不怕的,跟我一点也不像。”

“你姑娘挺好的,我挺喜欢,真的。”

“对了,赵小杰是管局长儿子,你对他了解吧?”

“了解,当然了解。”

“这俩孩子让我不省心。”

“怎么了?”韩若水大惊失色。

“有机会我要跟她妈说说去,管一管她的孩子。”

“到底咋了?”

“他俩谈恋爱呢。”

韩若水正在嚼着骨头,听到这句话,忙吐出骨头,扯下一张餐巾纸抹了把嘴,说:“不可能,你别疑神疑鬼,他们很正常。”

“是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啊?我坚决不允许她们以后再来往,这是我的底线,谁也不行。”

说着,她站起身,看了眼韩若水,央求他道:“你好人做到底,开车带我去找她。”

韩若水把剩下的半杯啤酒喝光后,又扯下一张餐巾纸,边走边抹嘴,说:“是该找一找,这么晚了,几点了?”

“都六点了。”侯婷婷站在大镜子面前照了照,披上一件羽绒服,两人肩并肩下了楼。

楼梯转角处碰到一个老大妈,花白的头发,满是褶皱的脸,她凝神看了半天两个喝过了酒后有些踉跄的脚步和肩并肩的身影。

坐上韩若水的破本田,侯婷婷笑着说:“你这破本田挺扛撞,把我的奥迪都给撞坏了。”

韩若水说:“我的破本田已经够破了,不怕再破,你的奥迪就不一样了,破一点都明晃晃的。”

“什么意思?”侯婷婷现在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她对韩若水的每句话都想分析一下。

“啥意思也没有,你就别动脑了。”韩若水转动方向盘,车沿着湖边向前挺进。

“妙恋网吧你知道在哪吧?”她侧身望着他。

“知道,在西街呢,你孩子不是在那玩呢吧?那么远。”韩若水有些夸张地问。

“正常,她没玩到外国去就不错了。”她白了他一眼,“今天就看你了,看你怎么把她拽回来。”

“好,今天就看我的,不过我也不一定好使。”他想好好表现一下,又没有把握,因此说出了这样没有底气的话,他想起了在八中补习班侯媛媛和赵小杰俩人合起来收拾他的情景。

“你就不能硬气点说话?”侯婷婷嘟着嘴。

“咱得实事求是啊,不过看你的面子,我得尽力。”

“这还像话。”侯婷婷神色顿时轻松下来,她越来越需要有个人来给她撑腰。

这么大个房地产公司她是怎么撑起来的呢?韩若水边开车边寻思着,他觉得不可思议。

暮色苍茫中,车载着他俩很快就到了妙恋网吧。门前设一个老大的灯箱,灯箱里有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在追逐。这是个闹市区,夜生活刚刚开始。虽然只是小县城,但夜生活依然不可缺少,特别是那些少男少女,都蠢蠢欲动。

韩若水和侯婷婷一前一后进了屋。屋里一排排电脑紧挨着,简直密不透风,象一列列纵队,向屋里面延伸,一眼望不到头,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味。韩若水从没进过这种场合,他捂着鼻子,瞪着眼,一步步向屋里挺进。一个短粗胖的壮汉挡住他俩,在他俩脸上扫了半天,感觉没什么印象,就问他俩来这里干吗?

韩若水说找人,有一对小姑娘小伙子在里面玩,壮汉说我们对来网吧的人都有承诺,那就是不让外人打扰他们,你要想找到外面去等,不能在屋里找,没看闲人免进吗?

韩若水抬头看,确实横着个牌匾。他有些不服气,凭什么这么规定,家长找孩子不是天经地义吗?这不是误人子弟,纵容孩子学坏吗?

韩若水说你这么规定有问题,是变相怂恿孩子学坏,是在为了自己挣钱坑家长,坑孩子,我必须破一下你们的规定,说着奋力把壮汉推到一边直往里进,边进边喊:“侯媛媛、赵小杰在不在?”喊了几嗓子,根本没人搭腔,都在聚精会神地玩。

此时壮汉又横到韩若水身前,大声指着韩若水说:“你有没有完?还不他妈滚,是不是找揍啊?”说着抡起了拳头。

侯婷婷一看不好,忙挺身挡住壮汉,求他开恩,通融一下。

壮汉手叉腰道:“不行,说了不行,赶快滚,要不老子废了你们。”

韩若水在农村时也不是好惹的,打架斗殴的事时有发生,在侯婷婷面前,他觉得更有表现的必要了,于是撸起胳膊,挽起袖子,笑着说:“那好吧,今天哥们就领教你一下。”

壮汉本以为一嗓子能把他吓跑,可是没想到碰到茬子了,他立即摆出骑马蹲裆式,做出迎战准备。

韩若水抬脚就踢了出去,可是好像踢在了石头上,踢得自己的脚生疼,对方却纹丝不动。韩若水心里一惊,这小子真经踢。他又抬起腿,这次对方不让他踢了,而是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腿,猛地往头上一举。韩若水下面那条腿根本就没法支撑住身子,立即向后仰倒,从未接受过劈叉训练的他感觉一阵钻心的撕裂的疼痛袭来,他疼得大叫,侯婷婷忙护住韩若水,身子发起抖,求壮汉不要再打。

韩若水趁壮汉一愣神,忙从地上爬起来,摸起一根板凳腿,狠狠地向壮汉砸去。这个木方非常有质感地砸在壮汉的脑袋上,而且不是一下,韩若水生怕壮汉再有反扑的机会,就想着一着制敌,这着真好使,壮汉再也不反扑了,他抱着脑袋大叫一声,倒在地上,鲜血从手指间溢出。

看着壮汉一动不动,韩若水也有点傻眼,莫不是被打死了吧?他俯下身去拽壮汉,只见鲜血一摊。他顾不上别的了,立即背起壮汉就往外跑,刚跑出五步远,壮汉就醒了,他大喊着放下他。

韩若水惊喜地立即放下他,瞪大眼睛看他,原来他没死,可是壮汉接着又喊起疼来,说你他妈真狠,没见你这样的。

韩若水逗弄他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没打够啊?要不再打一下?”

壮汉立即俯身倒地,在地上直打滚,大叫着说:“你打我吧,你打死我吧。”

韩若水觉得这个壮汉很好玩,哈哈大笑。

笑过后,他觉得有些残忍,又把他扶起来,扶到车上,说:“走吧,哥们,我送你上医院包扎一下,没少出血。”

在车上,韩若水才知道他是网吧老板雇佣的专职打手,负责维持秩序,从没输过,没想到今天栽在他身上。

他还向韩若水招供,两个小孩确实在网吧里,他俩专门跟他说一定防着妈妈来找,还买东西贿赂他,你说不帮忙那成啥了?

韩若水点头,说你够义气,你做得没错,错在这两个小孩,回去一定好好收拾他们。

壮汉哭唧唧说你这把我一打,我在老板那要凶多吉少,家里还有个老母,还得继续讨生活。

韩若水说辞就辞,咱不干那营生,有机会哥们给你找个更好的工作。

壮汉千恩万谢。

从医院包扎回来,见侯婷婷正在骂女儿和赵小杰,骂他们害得韩叔叔被打,又把人家打伤,骂他们怎么这样让人不省心。

韩若水一摆手,指着满头纱布的壮汉对侯婷婷说,你帮个忙吧,明天上你那上班去,给他和老母亲弄个饭钱。

侯婷婷笑着满口答应。

韩若水载着侯婷婷和两个孩子在夜色里奔驰,侯婷婷摸着他的脑袋,心疼得不行,简直要落泪,韩若水说没事,小时这样的事经常发生。

他正告侯婷婷回家不要惩罚孩子,孩子还小,什么也不懂,他们是正常的交往,是纯洁的友谊,现在的孩子跟以前不一样了,要尊重他们。

接着把眼睛投向侯媛媛,说:“妈妈也是为你们好,有些话也得听妈妈的。”

侯婷婷眼中漾着柔情蜜意,紧紧地抱着女儿,生怕她跑了飞了。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