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免费阅读
即阅小说
坚持免费500年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
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qrcode

手机扫码安装

*下载app,完成每日阅读或其他任务即可获得金币奖励,金币按一定比例折算现金,可微信或支付宝

第二章 大获成功

3328 字
2018.05.03

第二章 大获成功

管局长看似很高兴,高跟鞋啪啪地踩在台阶上,几步就跨上了车,没待韩若水问,就心满意足地说:“正式立项,大获成功。”

韩若水乐得屁颠颠的,眉飞色舞道:“真的?总指挥呗?”

“当然了,还有比我更胜任总指挥的吗?”管局长的脸色有些白,韩若水的心里有些颤。

“没有,绝对没有,这年头哪还有谁像你这么心里装着老百姓的!”韩若水声音颤颤地说。

车缓缓地驶出交通局大院,向着他们既定的目的地挺进。

“别给我戴高帽了,说说你吧,怎么想的?”管局长似笑非笑地侧着身子用眼睛斜着韩若水。

“我想呢,拼尽全力为你保驾护航,为村村通工程也做出我的贡献。”韩若水斩钉截铁地说。

“还有呢?”

“没有了,我就这一个心。”

“见了美女就挪不动步,还一个心,我看你真就一个心,一心一意放在美女身上了。”管局长撇了撇嘴,头扭向一旁,韩若水担心的话还是被她说了。

“哪有?我的好姐姐,你说能见死不救吗?”韩若水乞求着,声音里透着满腹的委屈。

“好啊,你高尚,我低俗,你救去吧。”管局长脸向着车窗外,一边悠闲地看着白雪覆盖的大地,一边调侃着韩若水,看似不经意,可却弄得韩若水汗流浃背。

韩若水还要解释,管局长却提醒他注意开车,别再解释了。

看着管局长不耐烦的样,韩若水不禁在嗓子眼里嘀咕道:“要不人家咋说女领导不好伺候。”

“什么?谁说的,我不好伺候吗?”没想到这小小的似苍蝇一样嗡嗡的嘀咕声被她听到了,韩若水心突突地跳。

可嘴上却不示弱,“一会阴一会晴,一会笑一会骂的,整得人心绞麻乱的。”

“好啊!我不好伺候,你伺候她去吧?”管局长嘴里冒出火气,有股硝烟味向韩若水袭来。

“谁啊?”韩若水装做无辜。

“你那个候老板啊!”管局长斜睨着他。

“侯老板?”韩若水诧异着,难道那个女人就是侯老板?“哪个侯老板?”韩若水在声调里不禁增添了点兴冲冲地味道。

此时路上人流如织,进入十字街后,韩若水握紧方向盘,眼睛紧盯着车前车后人影车影,人声车声,他现在高度注意了,相信不会再来个亲密接触,再接触一下,管局长非得暴跳如雷,问他还能不能干?其实管局长待他不错,对车撞什么样根本就没追究,后屁股上那个大坑还坑着呢,她就安然无恙地坐着,她更关心的好像是吃那个侯老板的醋。

人流再多,商铺里再热闹,也没消掉管局长对这个女人的介怀,“你小子有桃花运啊!可是你别忘了,是谁把你从农村弄出来的。”

“管局长,你看我是那样人吗?我一心只有你啊!”韩若水拍着胸脯表着忠心。

“男人哪有几个好东西?”管局长语气里透着气愤。

“大姐,不要以偏概全好不好?我也是有自尊的。”韩若水抗议着,同时用力鸣起了警笛,前面的人和车四散开去。

管局长突然不说话了,她有些尴尬。

相信韩若水和管局长此刻都想到了他们的机缘,同样源自一场车祸,将心比心,管局长心里怎能不七上八下的呢?

在北二道街好再来小吃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韩若水在席间又是一番解释,一番表忠心,眼见着管局长心情阴转晴。这个小吃部是他们约好了的,只要有什么喜事就来这里庆祝。韩若水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他庆祝管局长当上总指挥,庆祝村村通旗开得胜,他愿管局长天天开心。韩若水从来没看过管局长和别人开玩笑,阴转晴后却和他开了二三个玩笑。他简直受宠若惊。意犹未尽,饭后他问她还上哪庆祝去?

管局长一瞪眼,严肃劲哗啦一下就上来了,“还玩呢,眼瞅着春天就来了,许多工作还没做呢,这路要是能玩出来我就玩去。”

韩若水立即闭嘴,乖乖地把领导送回交通局。

当天晚上,韩若水陪管局长出席了个大活动,市交通局一把手的新婚大典。

周局长一表人才,倜傥风流,这次新婚是第三次新婚,宾客云集,热闹非常。

局里班子成员一桌,黄局长原来坐在管局长的对面,见她闷声不响的,忙把座位调换到她身边。这个头发秃得只剩下额前几根的局长一看就油油的,他凑近她道:“大妹子啊!你看人家周局想得就是开,你瞅你……”

管局长眼皮立即撂了下来,把筷子啪地摔在桌上,手叉腰道,“你有没有完?你个大色鬼,大滑头。”这一骂骂得尽兴,同桌的同僚听得也尽兴,都哈哈大笑。

黄局长低着头尴尬地用手往后掠了一下那几根发丝,口里挤出几个字:“不识好人心。”

在这次周局长新婚宴席上,韩若水意外地碰到了安然。安然在韩若水心中一直吊儿郎当,可今天居然穿一身西装革履。韩若水和安然惊愕地刚要彼此搭腔,管局长电话叮铃铃响起,她一边接电话,眼睛一边望向韩若水,韩若水不管在做什么事,只要现场有管局长,他的耳朵和眼睛保管会给她留一扇窗,说声有事后韩若水转身要走,安然一把拽住他,趴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句话。

从周局长新婚大典回来的路上,本来去时有说有笑的管局长正像在桌上时的沉默,这时又不说话了,神情严肃得简直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一路上只说了两个字:回家。

送完了管局长,韩若水回到他租住的小屋睡了一觉,太疲惫了,头沾上枕头,昏昏然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什么桃花运啊,早都抛之脑后了,睁开眼,看表,已夜里九点,他突然记起安然和他的约定,立即起身收拾打扮,这时电话嗡嗡地响声大作,管局长在那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命令他赶紧去她家,儿子又喘不上气了。

韩若水顾不上雪天路滑,四五里路,几乎把油门踩到底,心里急得比雪地上的轱辘转得还快,到楼下后,三步并作两步就上到四楼,来不及喘气,抱住孩子儿啊宝贝的叫起来。孩子脸被憋得紫茄子似的,大张着嘴,眼睛紧闭,身子僵直,样子吓人,他冲惊慌失措的管局长叫道:“快给他吸上。”

女人小跑着从立柜抽屉里翻出了一个管状物,哆哆嗦嗦地握住管状物伸进儿子嘴里,弄了半天也不喷雾,韩若水大叫着如此这般,管局长终于让这个管状物喷出了它应该喷出的气体,手忙脚乱的她哆嗦着叫道:“儿啊,把嘴闭上,往肺里吸气。”

孩子此时求生本能异常的强烈,生怕闭上嘴后气再也上不来,所以没有听妈妈的话,嘴依然大张着,像一只青蛙。韩若水悄悄把手放在他下巴下轻轻一抬就将他的嘴合上,小伙子冲他直翻白眼,直跺脚,可是嘴最终没打开,呼吸倒是逐渐均匀下来,通畅了好多。

韩若水看孩子能呼吸了,立即欣喜地转过身,背起他就往外跑,水泥铸的楼梯在他脚下有节奏地颤动,管局长一溜小跑跟在后面。

在车上,韩若水的气息好久没亭匀,脚踩着油门,眼望着前方,大声问:“上哪好?”

管局长平时在工作上指挥若定,这时却有些迷糊,反问道:“你说哪好?”

“上中医院,中医能治根,这种病弄不好,一辈子的事。”韩若水埋怨起女人,“孩子都这样了,咋不早治啊?”

女人没说话,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既有愧疚也有愤恨,“我也不管了,你爱找谁找谁去。”孩子爸爸的狠话在她耳畔回响。

韩若水把孩子背到一个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老大夫诊室,屋里排满了人,终于排到孩子,老先生对推送到跟前的孩子只望了一眼,就说:“这孩子刚才喘了,还吸激素了,是吧?”

管局长忙上前说:“是,孩子都喘七八年了,一直是好好停停的,今天喘得厉害,可给我吓坏了。”说着她拍起了自己的胸。

老大夫笑道:“你用西药治了七八年,难怪会是这样,早上我这来,早都给你治好了。”

韩若水欣喜地上前握住老先生的手,“哎呀,您老真是华佗再世!”

老先生头不抬眼不睁,好像没听到韩若水的恭维,可是说的话却让人欣喜:“激素不能再用了,否则我也救不了你。”老先生把玩着孩子的脑袋,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这孩子,一幅聪明相,学习肯定好。”

韩若水笑得合不拢嘴,“孩子学习可好了,可是这病啊!真让我们揪心。”说到这里,他拍了拍孩子的肩,“孩子,有老爷爷你的病就有希望了,快给爷爷磕头。”可是孩子站在那,一动不动。

老大夫忙道:“不用,男人膝下有黄金,怎么能随便下跪?”

韩若水尴尬地瞅了瞅管局长,管局长面无表情。

老先生拈起一只毛笔,沉吟了一下,在处方纸上文不加点一挥而就。

韩若水出去抓药了,老中医在管局长眼前竖起大拇指,“真是一个好爸爸。”

女人默默点头,脸上唰地现出红晕。

把两人送回家,叮嘱了几句注意事项后,韩若水转身欲走,女人瞄了他一眼,慢声慢语地道:“这么晚了,像猴子似的,干吗去?”

韩若水没理她,只顾埋头向房门走去,女人的身子像风一样闪到门口,瞪着秀目,“问你呢?”

韩若水手插裤兜,盯着管局长,“大姐,这么晚了,我不走,难不成要夜宿在你这?”

管局长一下不好意思起来,脸又现出红晕,“想得美,滚蛋吧,注意安全,别在外面瞎扯,记住明早早点接我。”

韩若水昂着头出了门。

下载“即阅小说App”,阅读本书完整版,不花一分钱,阅读还赚钱

继续阅读"八旗小镇"请安装App搜索
立即下载,免费看书